贵州队总负债超2.5亿 当地部门准备筹建新球队打中冠

0 Comments

贵州队总负债超2.5亿 当地部门准备筹建新球队打中冠
原标题:贵州队总负债超2.5亿 当地部门准备筹建新球队打中冠 11月4日晚,中甲球队贵州队多名队员集体在网络上控诉俱乐部欠薪14个半月的消息,再度引起了关于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生存现状的探讨。 贵州队自2018年降级到中甲联赛后,自身运营状况每况愈下,从2019年至今出现了连续长时间欠薪。今年俱乐部高层更是屡次对兑现工资奖金食言,在最近备战新一阶段中甲联赛期间,无法联系上俱乐部高层。为此,一线队决定不按约定时间进入赛区,同时寻求贵阳当地政府部门介入解决纠纷。 事实上,贵州队面临的债务远不止拖欠的一线队球员、教练工资。 贵州职业足球的遭遇可谓是命途多舛。当年红极一时的贵州人和曾经一度代表贵州足球站到了亚洲赛场,而后却在短时间之内经历了降级和搬迁,最后落得解散的结果。当年人和出走的时候,贵州的死忠球迷泪流满面的样子至今让人记忆深刻。可很快他们重新燃起了希望,因为恒丰集团入驻了贵州智诚俱乐部,在本地重新掀起了一股冲超热。 现在看来,恒丰集团投资贵州足球的选择并非理智之举。他们本想要得到人和时期在贵州享有的一系列优惠政策和支持,还有当地国企的赞助,但随着球队的再度降级以及中国足球市场的逐渐衰退,都没有能够实现。 从降级那一年开始,欠薪的传闻就不时传出。在这个过程中,俱乐部决策人的一系列操作,也欠缺对中国足球行情的理性判断,例如继续引进高于市场价格的国内球员,开出国脚级别的工资,以及签下不符合自身定位解约金的教练合同等等。这都为接下来俱乐部的债台高筑留下了隐患。 俱乐部的债务目前主要分为两部分:一线队现役球员、教练的,外籍球员、教练的。最受关注的一线队的欠薪,大部分球员是从2020年开始被拖欠工资、奖金以及绩效的,另有一部分早期就在贵州队效力的球员,则是从2019年球队降级开始就一直被拖欠工资。据了解,球员在网络曝光的被拖欠数额是真实存在的,总额加起来在5000万左右。 今年俱乐部多次向球员作出承诺,表示要阶段性解决欠薪的问题,但球员在多次相信俱乐部之后,换来的却是一次次食言。上个月结束休假后回到贵阳的球员们,在无人照料的情况下进行了一个月的训练,原本作为训练场地的贵阳奥体中心外场,也不再对贵州队开放。队员们多次联系俱乐部高层,但对方都处于失联状态。 11月5日,原本是贵州队进入梅州赛区备战最后一阶段中甲联赛的时间,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队员只能采取在网络上求助的方式,公开俱乐部欠薪的一事。同时,球员也决定,问题不解决就不进赛区。 展开全文 4日这天,全体球员去到了贵阳市有关部门反映情况,该部门帮助球员联系上了俱乐部的一名负责人,由此球员才得以在5日下午与俱乐部进行面谈。 在当天的谈判中,所有贵州队球员都出席,明确表达了要俱乐部补上所有欠薪后,球员才会进入赛区的决定。俱乐部则提出,先补发一部分,球员进赛区,再解决剩余的部分,甚至还提出用房子、车子进行抵押的方案。但球员因为此前已经听到过数次同样的许诺,已经对俱乐部处理事情的态度和诚意存在深深的怀疑,因此拒绝了这几项提议。 两个半小时的谈判,最终仍然没有商量出一个让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最后该负责人表示,需要回去再跟老板商量新的方案,该谈判结束。 贵州俱乐部的债务情况,到目前为止已经远远超出了俱乐部所能够承受的体量,除了欠薪之外,贵州队在涉外官司上也处于泥淖之中。意大利籍总经理毛罗的工资,外援耶拉维奇的转会费、违约金及滞纳金以及曾经的外援、外教斯蒂夫、曼萨诺团队的违约金,加起来都超过一个亿人民币了。还有消息显示,俱乐部还存在拖欠政府部门款项的情况。累计起来,负债在2.5亿人民币以上。 俱乐部的债务虽然不至于让母公司伤筋动骨,但鉴于集团对于此前俱乐部因国际足联官司遭受处罚后长期不履行的态度,这家俱乐部的走向已经让人乐观不起来。目前贵阳有关部门已经在讨论,准备筹建一家新的俱乐部打中冠联赛,当中最亮眼的一点,就是新俱乐部实行股权多元化设置,而这家未来可能形成的新俱乐部,将与恒丰集团再无瓜葛。 虽然贵州足球在恒丰之后俨然有了出路,可目前这些长期被欠薪的球员怎么办?中国足球市场何时能够回归到正常的秩序? 足球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